广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墨客1980

【原创】【长篇连播】三分天下之蛮王孟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3 04: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更新,需审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6 09: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建宁太守

但无论是已消融不见的部族,还是仍保留本色的部族,在与汉族融合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所谓的“大姓家族”。地方事务基本上就控制在他们的手上。比如建宁郡就控制在滇族的木、祝、毛和僰族的孟、爨、董、娄及其他部族相互融合后形成的李、焦等九大姓手中。其中,滇族的木姓和僰族的孟姓势力最大。云南郡的大姓则有妘、雍、谢、杨四姓,其中妘姓势力为最。永昌郡则是吕、王、陈、赵四姓,其中吕姓为最。朱提郡则以霍、雷两姓为主,其中霍姓为最。越巂郡则以高姓为主,杂之众多部族,如巂、濮、叟、邛僰、摩沙等族。牂牁郡则有大姓朱、鲁、兴、仇、递、高、李七姓,其中以朱为最。
作为普通百姓来说,蛮汉之争更加集中表现在食物之争,因为一日三餐的温饱问题是普通人最为关注的。而食物之争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土地之争。但也是在这些争斗过程中,渐渐确立了新的土地关系,随之而来的就是利益的明确。这样以后,那些汉人移民在给蛮人带来汉族文化后也渐渐地就融入了蛮族习俗。慢慢地,他们就不会决然而然地以纯粹的中原汉人自居。他们会因为关注自己土地上的利益,而对新迁入的汉人抱仇视的态度,此时的他们便不自觉地以南方蛮族自居了。对他们而言,南中之地就是他们的家,南中的大姓家族可以提供给他们一定的归属感,无论经济上还是精神上。于是,他们就此依附于这些大姓家族身上。
作为族群首领,蛮汉之争的本质与普通百姓也许没什么两样,都是捍卫自我的利益。但由于他们的利益范围要比普通百姓更多更广,他们会有意识地使用文化的影响。
对于朝廷来说,无论普通百姓还是南中大姓,都是他们的子民,所以他们这些人都有义务向朝廷纳税。而朝廷的税赋一旦过重时,南中大姓与普通百姓的利益是会有一致的时候,此时,他们会主动号召百姓,告诉他们是由于朝廷的腐败才导致了普通人的穷苦,要摆脱这种状况,就必须跟着他们一起起来反抗朝廷。
其次,族群首领会通过祭祖等形式不断地强化本身族群的标识,即使这个南中大姓自己本身就是汉蛮后裔,他们仍然会以蛮裔自居,只有这样才更能激发相同的情绪,号召大部分的普通的百姓。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南中大姓家族掌控了绝大部分的经济资源,比如土地和矿产等,普通百姓必须依附于他们才能生存,大姓家族掌控了绝对的话语权。

乱世之中,势力渐长的大姓族群都难免会去思考一个问题:大汉荣光不再,未来何去何从呢?有些人不大愿意动太多脑筋,他们就谨守一个原则,那就是不择手段地保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些人则雄心万丈,他们希望能够光复祖上荣光,强族复国;有些人则是唉声叹气,举棋不定,不知路在何方;还有些人则在反复揣摩、咀嚼、观望,他们需要判断好究竟哪个大人物值得他们投靠,大树底下好乘凉谁都知道,但本想找棵大树的,结果却搂着小树不放而被活活晒死的就显得悲哀了,所以他们往往都是谋定后动;还有些人目光如炬,穿透千山万水的阻隔,直盯洛阳城里的那座大鼎,据说,只要夺得那座大鼎,就会成为上天的儿子,到时,就可以享受万民的朝贡,无论蛮汉。

各郡太守或多或少地感觉到了蛮族的异样心思。很多人感到了害怕。因为蛮族若反,首杀对象就是他们这些代表大汉尊严的太守们。更何况,并非每个太守都能做到“为官一任,造福四方”,更多的太守是吃点、喝点、捞点、拿点、卡点,不过瘾时就再榨一点的那种人。那些不怕的人一般来说都是为官较为清廉的人,而这些人一般都是饱读圣贤,满脑子的尽是忠君爱国,他们更不能容忍蛮人去挑战大汉的尊严。

建宁太守祝坤就是一位不怕死的忠君太守。
他是兖州鲁郡卞县人(今江苏泗水县)。少年时,家里穷得连买蜡烛的钱都没有。他没有气馁,而是仿效西汉名臣匡衡的凿壁偷光,苦学儒家经典,名闻乡里。又因其事母极孝,故被鲁郡太守举为孝廉,后任司隶弘农郡太守。
他为人清正,不阿权贵,汉灵帝初掌大权时,朝堂之上发生了著名的“党锢事件”,即宦官一党巧借灵帝之手剪除了那些士族清流。他上书表达了对“党人”的同情和对宦官干政的担忧,结果遭到了以曹节为首的宦官们的嫉恨。不久,他丢官罢职,回归乡里。
本以为终身与仕途无缘,幸赖朝中有识之士的反复举荐,他又官复原职。只是这次治理的地方不是弘农郡,而是历来被人视为南蛮之地的建宁郡。
这一呆就是十年。
十年来,他踏遍了建宁郡的山山水水,北抵存邬(今云南宣威),南至双柏(今云南双柏),西临泰臧(今云南禄丰),东至修云(今云南弥勒)。
从他踏上建宁郡土地的那一刻起,他就给自己立下誓言,誓为大汉王朝守好这西南之土。
是的,没有错,他是受到朝廷的不公正的待遇。但他不恨皇帝,他恨的是那些狐假虎威的宦官,就是这些挨过刀的阉人蒙蔽圣上,乱政祸国。如果没有这些阉人,煌煌大汉何以衰败至此啊!
那晚,他梦见自己,手提三尺青锋剑,直入宫中,尽诛阉宦,扫清寰宇。醒来后,却发现自己身处陋室,泪流满面,而窗外,一轮明月却是份外的明亮。他推门而出,融入月光,举头望月。但见圆月如盘,月色似水,耳闻蛙声一片,一时不由得竟是痴了!
味县(今云南曲靖)之夜真美!
他心中顿涌万丈豪情:谁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呢?明月待我如斯温柔,我当以国士报之!吾且以“仁”治建宁,因为我相信孟子箴言:仁者无敌。但我也不怕别人的挑战,因为我欣赏陈汤的“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味县明悟后,祝坤就开始在建宁积极地施展他的仁政。他非常注重保持与建宁九姓之间友好的关系,尊重蛮族的风俗习惯。同时,积极地引导各族人民兴修水利、开荒垦地,建宁九姓尽感其德,皆服!
眼见建宁郡欣欣向荣,各族人民和谐共处,相安无事,祝坤心中感到非常欣慰。只是,他并不知道,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9 06: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乱起朱提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祝坤那样,经过岁月的磨难和世事的艰辛后,仍能不改当初的志向。更多的人在黑暗的现实面前低头了,为了生存,为了更大的利益,他们放弃了自己当初的理想。他们给自己的解释是:这个世界是现实的、冷血的,所以,我们必须也要学会冷血,学会麻木,才能适应周围的环境,适应这个复杂的社会。这是成熟的代价。
朱提太守刘全就是如此。年轻时,他曾是那么地热爱着大汉王朝,当他听到陈汤的至理名言“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时,热血沸腾。他觉得理想的人生就该这样,抛头颅,洒热血,只为了心中的那个伟大的梦想。
可当他目睹数千人头一齐落地,只因为那些人上书直言要汉灵帝远离宦官小人,他感到了恐惧。这就是他要效忠的朝廷吗?而当他耳闻昔日同窗因为巴结宦官曹节而连升三级时,他感到了无比的愤慨。所谓的理想还有意义吗?而当他因为嘀咕了几句宦官小人而被人揭发后,他被丢官罢职时,他感到的是无比的失落和无奈。这个世界有公平吗?
在罢官的那段日子,他无比的煎熬。最后,他终于明白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然如此,那我就与黑暗同行,从此不问是非。再见了,当初的梦想,因为我终于明白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想通之后,他立马变卖家中所有找到昔日同窗,求他代为引见宦官曹节。看见曹节时,他卑辞巧言令曹节心花怒放,然后提出要拜曹节为父。曹节欣然答应。

作为东汉末年恒灵两帝时期赫赫有名的“十常侍”之一,曹节可谓风光无限。可他也有不如意的地方,汉朝的士子官员太有傲气了,动不动就指着他们鼻子大骂,还经常上书皇帝要从肉体上彻底消灭他们。他们太自以为是了,他们以为他们是谁啊?我们是皇帝身边的一条狗,你们不也是皇帝的奴才吗?职业无高低贵贱之分嘛!你以为我们当初喜欢挨那一刀啊,那还不是被逼的呀!而今居然有士子主动投靠,那这说明什么?说明我曹节有权有势,深孚众望。
刘全得到曹节的赏识后,就被委为朱提太守,因为曹节听说朱提城内有朱提山,山上有银,名唤“朱提银”。他要自己的亲信去控制宝矿,为他敛财。

朝廷控制矿产资源乃天经地义,毕竟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嘛!
可当地的部族及其大姓家族望着那漫山白花花的银子,他们心里会怎么想呢?
有些人认为,这些天赐宝物本应就是朱提人所有,而汉庭的到来让他们只能对着宝物干瞪眼,他们主张应该让汉庭重新离开朱提城。雷顺就是这么想的。他是雷姓族长。雷姓家族是僰汉后裔。他们接受汉文化,但绝不认为自己是汉人,他们一直以僰人自居。他们认为是汉人的到来,让他们失去了很多东西,包括朱提银。
也有些人对汉庭还是恭顺的,他们认为朝廷开矿生财无可厚非,但朝廷不能独吞哪!你天天有骨头吃,那总得给我喝口汤吧!霍泰就是这么想的。在朱提城,他霍家说话还是非常有分量的。
无论何种想法,霍家和雷家都暗中组织乡民自行开矿采银。当时的朱提太守曹威就曾因为前去阻止乡民的开采行为,而被当地民众打得四处乱窜。他不敢继续呆在朱提城,直奔京师找他族叔曹节诉苦去了。

而刘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来到了朱提城。临行前,曹节叮嘱他绝不能便宜一两银子给南蛮,他要刘全放手做事,治理好当地的朱提银矿,然后再将银子给他送去。刘全接受了领导的指示后,兴高采烈地朝着朱提城去了。
  刘全在煎熬的那段日子里一直琢磨那些飞黄腾达的人,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跟对人,做对事。如今曹节已是位高权重,人是跟对了;他嘱咐自己要治好矿产,那就一定要完成领导的指示。可怎么做呢?
雷、霍两家都是当地的大姓家族。正因为有他们的暗中捣鬼,才使得化外蛮人无视大汉虎威,只有杀一儆百才能让他们乖乖听命的。曹威那小子只会耍嘴皮子,却是脓包地紧,连几个蛮人都制服不了。

计策一定,刘全就以朱提太守的身份宴请雷顺和霍泰,然后暗伏刀斧手于后厅,只待二人前来。不料,太守府中有一书吏乃是霍家人,他见刘全不怀好意,连忙急报霍泰。霍泰一开始还有些不信,可当他听到雷顺已被杀时,他出离的愤怒了。
他迅速地组织起一队千人武装,直扑太守府。没想到,刘全早有准备。他南下时,以保护朱提银为名,申领了一支五千人的武装,暗中护侧,以备不虞。霍泰临时拼凑的武装被刘全打得落花流水,被迫离开朱提城,直奔汉阳(今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东)而去。那里也有他霍家的地盘。
雷顺虽然非常不满朝廷,但他还是不愿意当众撕破脸皮,所以他只身赴宴,不料却就此魂归地府。雷家人闻讯纷纷四处逃命,雷顺的大儿子雷文南躲堂琅(今云南巧云县),二儿子雷武西逃南昌(今云南镇雄),三儿子雷全北避南广(今云南延津)。

雷霍两家见到汉庭不仅断了他们的财路,更是拿起屠刀要了他们的命。
还有选择吗?
没有!
那就反吧!

雷霍两家联手,分从四面进击朱提城:雷全率两千雷家子弟兵从南广南攻朱提;雷武率三千子弟兵从南昌东取朱提;雷文则率五千堂琅子弟兵东北向朱提城;霍泰则率八千霍家军朝西北向进击朱提城。
朱提郡,狼烟四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9 06: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更新,需审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0 12: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张鸿计税

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一种人,他对什么忠君爱国,什么礼义廉耻没有丁点兴趣,对他而言那些玩意都是扯淡,“神马都是浮云”。他们感兴趣的就只有一个字“钱”,两个字“银子”。没有什么东西比银子更动人了,更美妙了。有了银子,就有关系;有了关系,就有后台;有了后台,就可以捞更多的钱。所以,他们感叹: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云南太守张鸿就是这样想的。他是扬州吴郡吴县人(今江苏苏州)。他家累世经商,家底殷厚。其父一直想让他入仕为官,光耀门庭。自小就遍请名师教其读书,怎奈他对所谓的儒家经学一点兴趣都没有,独独对“银子”特别喜欢。他家有的是钱,但他不喜欢乱花钱,他就喜欢看着越来越多的银子堆在他的面前。他对做官本来一点兴趣都没有。可当他听说做官可以捞到很多银子的时候,他心动了,他要豁出去了。
于是,他忍痛拿出巨资贿赂吴郡太守,举为孝廉。他相信:现在的投入将会在未来得到千万倍的回报。随后,他又拿出大把大把的银子结交张忠,“十常侍”之首张让的弟弟。通过张忠,他终于找到了那颗大树,一个连皇帝都要高声呐喊“张常侍是我公”的人。
他听说云南郡那边有无数的奇珍异宝,就毛遂自荐自请到云南任郡守。张让对于这么聪明上道的人那是没话说的,立马跑到汉灵帝那边嘀咕几句,就把张鸿送到了云南当太守。
张鸿一到云南,啥事不干,就想着怎么捞钱。
当一个人专心致志,一门心思只想做一件事的时候,他是无敌的,也是可怕的。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一个人闭门看着“钱”字发呆。慢慢地,他悟出了深刻:
何谓“钱”?左为一“金”右为上下两“戈”而已!
“金”为何物?金可换来你心中所需要的东西:美酒佳肴、妻妾成群、名望地位、乃至无上权势。是的,那就是钱的功能,有钱能使鬼推磨嘛!“金”这么好,人人都想要,而要想独占鳌头,戈矛在手是必须的,随时都得准备拼命,人为财死嘛!
而世界上最有金的地方在哪里?
不在拥有金矿的人手中,而在拥有金矿话语权的人手中。
谁才有话语权?
是拥有戈矛最多的人的手中,说白了就是,谁的力量大,谁就有话语权。
当今天下,谁的力量最大?
是朝廷!
朝廷如何取“金”?
“税”!

于是,本对王朝税制不甚了了的他开始努力地研究朝廷税制,他相信:那里有无数白花花的银子和金灿灿的元宝在等着他。
田赋(即田租),三十税一对于云南郡来说太低了。首先,朝廷对蛮族已有优惠政策,“顷田不租”(即一户人家免收一顷田的田赋)。其次,云南郡五谷丰登,百姓储粮甚多。因此,田租至少改为二十税一才比较合理嘛。
口赋(即口钱),征收对象也该改一改:以往是七岁至十四岁的少年儿童,每人每年缴纳口赋钱二十。儿童是大汉的未来,他应该从更小的时候就开始承担国家的责任嘛。那就从三岁开始吧!反正,这也是有成例可循的,汉武帝时期就这么干的!
算赋,对成年人征收的人头赋,凡年龄在十五岁以上至五十六岁的成年男女,每人每年向国家交纳算赋四十钱,叫一算。税赋太轻了,应改为八十钱一算。这已经很照顾这些蛮人了,中原汉人可是一百二十钱为一算哪。云南四大家族妘、雍、谢、杨暂时还是不征吧,毕竟这些人都是地头蛇嘛,不用把矛盾表面化嘛!但是,对于那些牟取暴利的商贾应该征重税,从原来的二算(即八十钱)改为六算(四百八十钱)。哼,没来云南之前,你是无法想象这些商贾的豪富的,他们扼守蜀身毒道(即南方丝绸之路),家里积累的财富据说连十世都花不完,对这些人不多收点实在是有违天理啊!还有,对于那些老大不小仍然不结婚的女子也得课重税,凡女子十五岁不结婚,到三十岁,分成五等,每升一等,加征一算(八十钱),到三十岁加到五算,即如果女子到了三十岁仍然还不结婚,每人每年就得交四百钱的算赋。
缗钱税,这个得好好查查,当地豪富甚众,可是税金却是少得可怜。朝廷明明规定:但凡商人、手工业作坊主、高利贷者、放债取利者都得根据自己财物的积存数额据实上报,官府经过查验,按率征收。对交易额(折钱)或贷款额,税率按缗钱计算,每二千钱一算(一百二十钱),税率为6%;手工业生产者和金属冶炼者,其用来买卖或储积待卖的物品,都要折算成钱,每四千钱一算,税率为3%。云南四大家族如此豪富,却未见他们来申报多少缗钱。哼,在这块税令上,绝对不能放过四大家族。单就妘姓家族,其每年往返蜀身毒道的交易额至少有五千万贯,按每两千钱一算,即每两贯一算,一算为一百二十钱,则妘家每年至少要交纳三十亿钱,即三百万贯,折合成黄金可是四百八十万两哪!
牲畜税,据说楪榆(今大理)一带,牛马成群,这可是一座大大的金山哪!但凡牛、马、羊,一律按头数折价,每千钱交税二十(即2%的税率)。一头耕马至少八千钱、战马两万钱,牛四千钱、羊五百钱,云南郡内耕马十万、战马五十万、牛羊各百万,一年下来至少可征收一百五十三亿钱,折合成黄金可是两千四百四十八万两哪!
关税,云南郡内怎么能没有关税呢?没有关税,那还怎么管理城池呢?也不要征太多,就十税二吧(20%)!你看,云南郡扼守蜀身毒道,每年过往关卡之物,至少也有两千亿钱吧,那一年下来收个四百亿钱的过路费也不为过嘛,折合成黄金也才六千四百万两嘛。
山泽税是一定要收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云南的金、银、铜、铁、锡矿这么丰富,简直取之不尽,得收;只要山民入山有所得,就必须得向皇上纳税!
江河湖海也有所出,这些也该征税,但凡百姓从江河湖海中所取鱼、贝、菱、莲、藕、芦苇、花草、果木、菜蔬等都得纳税。听说楪榆泽(今洱海)可是物产丰富啊,交点税也是应该的。


作者注:
1)古汉字的“钱”字写法,可参东汉人许慎所著《说文解字》
2)缗:为丝绳,用以贯钱,一千钱一贯。
3)缗钱税,按贯征税。
4)钱:汉朝以“五铢钱”为主
5)汉代,黄金一斤值万钱,一两则为六百二十五钱;
6)汉代,一斤等于十六两。所以才有“半斤八两”的说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0 12: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更新,需审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2 09: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云南四姓

很快,新任太守张鸿的最新征税方案出台了。

妘府内,聚集了云南郡四大家族的头脑,妘羿、雍隆、谢庆和杨庄。
“那位姓张的到底什么意思?他一来就改弦更张,连打个招呼都没有,都把我们当成什么了?”面色黝黑的雍隆愤愤不平道。
“就是啊,你想吧,这蜀身毒道是我们先祖历经艰辛,死伤无数才开拓的,他们汉庭什么事都没做,既没给我们钱,也没给我们物资帮助,现在凭什么征我们关税?”脸色略带苍白的谢庆也是满肚子的怒火。
“妘当家的,大家就看你的了,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甘附骥尾!”黄脸汉子杨庄目光灼灼地盯着妘羿。
“大家稍安勿躁,且听我道来。本来,我们既然奉大汉王朝为主,纳税交租自是天经地义。可我听说如今朝廷腐败不堪,皇帝宠信奸邪,竟然经常把‘张常侍是我公,赵常侍是我母’挂在嘴边上。张常侍是什么人啊?这个人听信妖道所言,为了‘阳道复生’,竟然啖噬幼儿、人脑无数,简直令人发指;而且这人还疯狂敛财,我担心的是我们一旦交纳税金,这些钱定然不能用于国家正途,恐怕最后都会落到这些阉宦的手中。如果是那样,我们还不如把这些钱分给我们郡下那些生活无着的百姓,岂非更有意义吗?”白面无须、英挺不凡的妘羿有些悲天悯人道。
“就是,这些钱肯定是用不到黎明百姓那里去的。我听说皇帝本人自己就带头截留国库收入,经常巧立名目将国家税收转移到他自己的私库中。后来,他觉得这样还不过瘾,竟然开始公开卖官,两千石的官两千万钱就可拿到,如果觉得贵,还可以讨价还价!听说那个姓张的太守,就是花了一千万钱买来现在这个位置的。你想,你能指望这种人把我们的上交的税金用于正途吗?”雍隆最是愤怒,那张黑脸似乎都要滴出墨水来了。
云南四大家族中,妘家主要产业在云南(今祥云、弥度),雍家世居楪榆(今云南大理),谢家世居邪龙(今云南巍山县境),杨家则聚居于弄栋(今云南姚安)、青蛉(今云南大姚)一带。云南郡的牛羊马,他们雍家占了一半,其余三家共占三分之一,另有三分之一则在昆明族人手中。就牲畜税一项,他们雍家每年就要损失黄金一千多万两。另外,整个云南郡就属楪榆泽的鱼虾水产最为丰富,以往汉庭从未提过要征这种税,现在突然开征,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关税和缗钱税就更不用说了,蜀身毒道的贸易额中,云南四大家族中,除了妘家,就属他雍家了,其次才是谢家和杨家。以往汉庭对他们采取羁縻之策,经商所征的缗钱税的税率只有3%,即四千钱一算(一百二十钱)。如今翻一番,光这项就要损失一百六十万两。关税就更恐怖了,至少要损失一千四百万两黄金。
“那当然不可能啦,听说那姓张的能来这当太守,除了捐钱,他还是张让给举荐的呢。你想这帮人坑瀣一气,怎么可能会有心思给百姓办事呢?”杨庄火上浇油道。
“妘当家,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做?”雍隆又激动地望着妘羿。
云南四大家族中,妘家之所以能够号令其他三家,除了妘家庞大的家族势力,更就在于妘羿此人性格较为深沉,深谋远虑,而且善于交际,处事公道,故而其他三家都愿意听他号令。而且四大家族都互为姻亲,妘羿的妻子是雍隆的妹妹,他的妹妹则嫁与谢庆,谢庆的弟弟谢宝娶的则是杨庄的堂姐。
“今朝廷虽然腐败不堪,但虎威犹在,我们绝对不可以与朝廷直接冲突,这是一;其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要征税,就必须要我们提供账簿数据,大家可以在这方面多动动脑筋;其三,张鸿此人贪财,我们多给他金银财宝,让他少征或者免征,他这么卖力征税目的还不是为了捞钱吗?其四,听闻张鸿此人性好渔色,我们当送美女以结其心。如此,可暂保我云南无虞!”妘羿立刻给出四条建议。
“我实在不明白,我们堂堂四大家族就这么甘心给这个贪鄙小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吗?”谢庆实在咽不下心中的怒火。
“谢当家但且息怒,我们不是怕张鸿那小子,而是顾忌他背后的朝廷,毕竟他代表朝廷征税是名正言顺!如今汉室还在,我们恐怕还是得忍一忍!”妘羿安抚道。
“就怕妘当家的好意,有人是绝对不会接受的!”杨庄突然插口道。
“谁?”谢庆和雍隆异口同声地问道。
妘羿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这恐怕我们也是无能为力了。如果杨当家所言兑现,恐怕云南从此不得安宁啦!”
谢庆和雍隆两人对望一眼,两人顿时明白他们所指之人了。

是的,他们是一群高傲的人,他们自称是神的使者,长年随牧迁徙,主要活动于楪榆泽畔一带。但每年春分时刻,他们都要西迁至遂久(今云南丽江)一带,举行拜神仪式。祭拜的是一对孪生兄弟,他们曾为了捍卫金沙江不被邪魔侵占而奋起抗争,结果弟弟身死化为无头的哈巴雪山,哥哥击败邪魔后日夜高举十三把宝剑以防邪魔再来,后宝剑亦化为十三座雪峰,遂成玉龙雪山。
他们喜欢着白衣,骑白马。他们绝对不允许外人去侵犯他们神圣的领地和尊严。就连当年雄霸天下的汉武大帝都不行。是的,他们就是昆明族人。
张鸿想从这些人手里征收牲畜税,那可就得掂量掂量了。

谢庆有点幸灾乐祸地道:“哈哈,好,有他们在,我看那个姓张的怎么办?如果别人不交税,那我们自然也可以有理不纳租了!”
妘羿有点黯然道:“只怕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了!诸位当家但且小心应对,切莫当众与朝廷命官闹翻了!”然后特意嘱咐雍隆道:“你家与昆明族毗邻而处,你更要一切小心!”
众人商量完毕,各自回家不提。
只是,一个阴谋已然于此悄然形成。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注:
1)两千石:太守的通称。汉郡守俸禄为两千石,即月俸百二十斛,因有此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5 10: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借刀杀人

当一个人把“钱”的本质研究得那么透彻的时候,他非常自信,冥冥中,他觉得自己似乎掌握了某种神秘的力量。那种力量可以轻易地透过现象看到事情的本质。
他很清楚,骤然修改税令必然会惹起众怒,但他并不担心。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到任后除了暗中收集了四大家族的各种小道消息外,就是费尽心思弄出了这么一道税收新政。然后不经过任何协商就迅速地颁布下去,接着,他就隐身了,稳坐钓鱼台,暗中窥测四大家族的动向。看来,目前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妘羿送了十位云南绝色给他,他收了;雍隆送了十万两黄金孝敬,他敬谢不敏;谢庆送了十颗身毒红宝石,他毫不客气;杨庄送了十个犀牛角杯和十个精美的象牙雕刻,他也笑纳了。
他很得意,一切尽在掌控中。
他很看不起朱提太守刘全。那家伙简直就是一头蠢驴,只知道蛮干。现在可好了,朱提大乱,人家蛮人也不是吃素的嘛。虽说刘全有些兵马在手,但在这蛮荒之地,霍雷两家绝对够他喝一壶的了。
哼着小调,他感慨地叹了口气:钱哪,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

太守府的一间密室内!
黄脸汉子恭谨地朝张鸿拱手道:“太守嘱咐我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但不知太守当初承诺我的事情。。。?”
张鸿大手一挥道:“这你绝对放心,我张某人来此只是为了求财,不是为了杀人的!只要你自己有本事取得那块宝地,作为一郡之长,我当然支持我辖下子民协助官府平叛了。而且一旦平叛成功,我必然奏明天子为你表功,到时,不但免掉你家的缗钱税,而且我还可以帮助你隐瞒蜀身毒道的交易额,减免你家的关税、算赋。当然,这么巨大的税收流失,我个人肯定是承担很大的政治风险的。。。”
黄脸汉子躬身道:“请张大人放心,我是明白事理的,到时我必定拿出税收的三成孝敬太守您,如何?”
张鸿冷冷地看着他,不说话!
黄脸汉子满头大汗,想了一会,咬牙道:“那就四成!”
张鸿仍不说话,闭上了眼睛!
黄脸汉子心疼得直哆嗦,决然道:“那就五成!不能再多了!我还要招募勇士以便应对未来的战争,剩下的五成,我无论如何也要拿来充军饷的!”
张鸿睁开眼,笑眯眯地望着他道:“如此甚好!”
然后,张鸿举起右手望下作了一个下劈的动作,恶狠狠地道:“你且记住,行动要快、准、狠!”
望着黄脸汉子走出密室,张鸿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果然不假!”

楪榆城雍府!
雍隆正在苦恼。他派出去与昆明族首领金环大王联系的使节到现在还没回来。都整整半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一般说来,昆明族人从楪榆泽到遂久(今云南丽江)朝拜,来回最多三个月,从三月初出发,六月底回来,如今都已经七月下旬了,按理使者早就应该找到金环大王告之最新消息,并回报他才是的。可是到现在,他仍然对昆明族那边的情形一无所知。
雍家和昆明族说来也是不打不相识了。当初雍家祖辈刚到楪榆时,昆明族人就曾突袭他们,两族于楪榆泽畔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互有伤亡。雍家先祖不忍族人尽皆死于刀兵之下,遂孤身独闯昆明族领地晋见其首领,声言雍姓族人来楪榆仅为生存,并无冒犯昆明族领地的意思,而且雍姓族人很愿意将昆明族人急需的冶炼技术传授给他们,但求两家世代友好,和睦共处于楪榆泽畔。
昆明族首领先是以死相胁,后见其凛然不惧,心下佩服,他们历来敬重勇士,遂同意与之结盟。两家自此互通婚姻,和平共处于楪榆泽畔。
现任昆明族首领金环大王娶雍隆姐雍琼为妻,并生三孪生子:金环大节、金环二节和金环三节。三子皆有万夫不当之勇,族人皆称其为“雪山三勇”。

楪榆泽畔,一名身着雍府家丁服饰的汉子正策马狂奔。他受雍隆密令,务必赶往楪榆泽东侧昆明族聚居地通报最新太守府的谋划及其利害关系。接连数日狂奔,胯下战马疲惫不堪,他有些怜惜,但见前方不远处湖水清澈,他便下意识地勒马朝湖中走去,他想让战马喝口水。看见清澈的湖水,马嘶欢腾,低头便饮,他也翻身落马,走到湖边,趴下身来,双手捧水,大口大口地喝着湖水,湖水清凉可口,舒爽无比。
正在此时,他突然感到背后一股寒意,雍府严格的训练让他意识到他已陷入重重包围之中。他侧身一个翻滚,但见刚才所趴之处,赫然钉着五枚狼牙箭。他知道遇到劲敌,立马拔出背后之剑,正欲回头,突感胸口一阵剧痛,低头望去,但见三枝狼牙箭透胸而过。
“这种箭,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是他最后的意识了。

楪榆泽畔昆明族聚居之地,金环大王正跟众人饮酒笑谈。他的三个儿子还没回来,他们现还在遂久(今云南丽江)料理祭神大典的后续事宜呢。
“报,族长,外面有雍府家人前来求见!”帐下军士前来通报。
“让他进来!”金环大王道。
不一会,只见一名身穿雍府家丁服饰的汉子大步上前,跪倒在地道:“启禀大头领,老爷令在下前来通报机密要事。。。”。说着,他扫了周遭众人一眼。
金环大王挥了挥手,帐下诸将皆纷纷走出帐外。
不片刻,帐中仅剩二人。
“大头领,云南郡来了个新太守,不知头领可知此事?”
“嗯,似乎听人提起过,但不甚了然!你且说来,到底有何秘事?”金环大王是个急性子的人。
“他,他,他。。。。”只见家丁突然抚胸欲坠,脸上现出极度痛苦的表情,随之侧身倒地。金环大王一看,忙上前扶住家丁,关切地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啦?”
“我,我,我。。。”家丁语不成声。
金环大王大急,正欲追问。突然发现家丁脸露诡容,他暗道不妙,正欲起身,胸口一阵剧痛,仰身跌倒,气绝身亡,双目圆睁,竟是死不瞑目。家丁的匕首直透心脏,竟是一刀毙命。
片刻,金环大王大帐火起,昆明族人大惊,正欲救火,但见四面八方突现无数战骑!
惨叫声中,昆明族人惨遭屠戮!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6 19: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告201105】三分天下之江湖通告  蓝图变更

亲爱的读者朋友:

您好!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阅读。
按照我之前的设想和写作大纲,《三分天下》需要20年完成,字数约莫在2000万字左右,计划二十一部长短篇相结合的故事。
这段时间,随着对东汉三国历史的了解的深入,当初的设想显然是很不成熟的,而且最致命的问题是不符合史实,有恶搞的嫌疑,而花一生的时间去恶搞一件事情,显然不是我所期望的。

因此,之前的写作蓝图将做变更,未来的书写将会依照史实,然后加以合理的演绎,力求做到在史实的框架下,写尽英雄豪杰的雄心壮志和忠肝义胆,以及各色美丽的柔情万种。军事战争方面将力求做到让读者朋友在阅读的时候有“场面感”和“立体感”;人物形象方面,尽量争取刻画得更加丰满和耐人寻味;语言描写方面,对话尽量采取质朴的古典文字,不一定全部是文言文,但尽量争取符合汉朝人说话的习惯,比如“我”,则使用“吾”、“某”、或者自己的“名”(刘备经常自称,“备”),比如“你”,则使用“明公”、“公”、“汝”等古典字眼。地理方面,将会自制三国时期的地理配图,每一个章节都会配上“人物头像”(部分取自电视截图)、“山川险要”、“战争态势”、“政区图画”,力求让读者朋友在阅读的时候,能够明白和了解故事的发生地,以及当时那些豪杰们是如何思考战争和他们的奇谋诡略。

在我开始创作《三分天下》系列小说之前,曾有过大纲,根据当时的蓝图,《蛮王孟获》的故事已经完成了8万多字,共35章,这些文字,我会保留在我的博客上面,供感兴趣的朋友阅读。我的博客地址就在签名档里或者我个人信息里的“个人主页”上,很容易找到的。
未来新的写作大纲确定后,之前所写,权当练笔,重新书写的时候,不再采用。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年秋天的时候,我将会开始动笔书写从东汉末年到西晋一统,这一百多年精彩绝伦的历史。
那个年代,群雄并起,豪杰之士数不胜数;亦有美色温柔,风流之处,别有情思;更有大江滚滚,黄河滔滔;亦有江东富饶,川地肥沃,中原鼎盛,关中四塞,汉中洞府,河西草原,河北险要,辽东隅居,南中莫测,陇右俯瞰,西域风情,夷州渺渺;还有交州臣服,倭国进贡,南方丝绸,海上航行,西域交通;当然亦不乏儒家正统,佛主慈悲,道主济世,法家威慑,兵家称雄,史家录事,纵横家弈棋。

用文学演绎历史,那一定更有意思!

另,未来的小说更新,会以我的博客为首发之地。一切正式的讯息,皆以博客上的申明为准。
各地论坛上的更新,我会根据时间的闲暇程度,做合理安排。

墨客1980敬留
写于2011年12月23日 午十一时 福建古田翠屏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8 12: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比烟花更灿烂 发表于 2011-10-8 08:59
千万不要烂尾了

好明显系影射我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8 12: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客1980 发表于 2011-10-12 05:27
呵呵,多谢烟花兄的加分

我不搞烂尾楼的,呵呵

你的作品是不是在其他网站发表后,才放到GZBBS的?

点评

确实如此  发表于 2011-12-29 08: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8 13: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8 18:4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08: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Lok尛樂 发表于 2011-12-28 12:34
好明显系影射我啦

心照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09: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知讲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11: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11: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比烟花更灿烂 发表于 2011-12-29 08:19
心照啦

好,今晚起,我嘀起心肝写完佢,等你冇得嘲笑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 16: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元旦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4 17: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4 23: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擒七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联系|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广州论坛 ( 粤ICP备12021890号

GMT+8, 2017-1-17 17:04 , Processed in 0.23328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